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责任

企业社会责任:一种意义构建过程的模型

  过去三十年里,人们对于企业在社会中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直争论不休。企业社会责任成为近年企业界和学术界共同关注的一个话题。有别于其它学者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认知和研究角度,牛津大学的卡奈尔·巴素和洛桑大学的奎都·帕拉佐两位学者尝试从“意义建构”(sensemaking)的视角来解读企业社会责任。

  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学术界有三种基本的研究思路:一是相关利益者驱动型,企业社会责任是对外部利益相关者特定要求的回应;二是绩效驱动型,强调外部期望与企业的具体社会责任行为之间的关系,重点关注这些行为的有效性,从而判定哪些行为是企业产生良好绩效所必需的。对以上两种研究思路来说,最主要的问题是,“企业应该是什么,或者应该做什么,才能被视为优秀的企业公民?”三是动机驱动型,研究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外在和内在动机。外在动机如提高公司声誉、取得法律认可、提高顾客忠诚度等。内在动机是加深企业对自身责任和义务的认识。

  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是高度多元化的,但大部分是通过调查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来进行研究,如企业是否有行为准则,是否遵循具体的环境标准,是否投身慈善事业等。然而,仅仅列出企业参加的有关社会责任的活动而不理解其背后动机是很难区分企业之间的真正差别的,尤其在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日益趋同、接近标准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以上三种研究思路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由于过分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而忽视那些引发或塑造企业行为的制度性因素受到了批评。巴素和帕拉佐提出通过研究组织如何感知外面的世界来了解企业社会责任背后的内部制度因素,如心理图式和意义建构过程。在社会责任研究领域,这种意义建构的分析,无论是个体管理者层次上的还是组织层次上的,都是一种缺失。

  意义建构是“个体建构对外部环境的认知地图的过程”。根据这种观点,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行为并非直接源于外部压力,而是嵌套于组织内部的认知和语言过程。组织内部的这种意义建构过程导致组织以特定的方式看待与利益相关者的关系,进而影响组织与利益相关者的接触。

  组织意义建构的模型影响了组织内部如何看待外部世界,同时也影响了组织的关键决策。这种观点将组织描述为生活在一个感知到的、而非真实的环境里,组织作为自我认知的组织,而非真实的组织来进行运转。

  通过研究组织关于如何处理与利益相关者及整个世界的关系的意义构建过程,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的研究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思路,它让企业社会责任更加接近企业的管理决策圈。毕竟,关于企业社会责任行为的决策是由管理者做出的,来源于他们对自己是谁的感知。正如普费弗所说,“我们的行为来源于我们知道什么和如何思考”。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面临相同的外部需求时,企业会做出不同的反应,有的企业能与批评者达成建设性关系而其他企业则做不到。

  概括而言,与内容驱动型的社会责任研究不同,关于组织意义构建的研究更有助于解释企业社会责任行为。意义构建的过程从本质上来说非常固定,而给定情境下的具体行为则反复无常,因此,意义构建可能为企业社会责任的影响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上述研究思路会导致成立一个假定—不同的意义构建过程导致不同的企业社会责任结果,这样,就把组织的模型与观察到的企业社会责任结果的模型联系起来了。

  组织的意义构建过程囊括了三种过程:(1)认知的,即组织如何看待、思考与利益相关者及外部世界的关系,组织是否应参与可能对关键关系产生影响的具体活动;(2)语言的,组织如何解释参与特定活动的原因,以及如何把这种解释与别人共享;(3)意动的,组织采取的行为姿态,组织在参加活动时的承诺和一致性。从组织意义构建的角度来看企业社会责任,会把它看成一个三重的过程:组织内的管理者如何看待与利益相关者的关系,组织在公共物品的提供中的角色,组织在满足这些角色和关系时应采取的行为姿态。

  比起那些只关注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研究,这种观点不仅能够把不同组织区分开来,而且对组织特性的研究更加深入。通过两个认知维度(身份定位和合法性)、两个语言维度(辩护和透明度)、三个意动维度(一致性、承诺和对待与利益相关者及外部世界关系时采取的姿态)来研究组织的企业社会责任过程。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